• 网站首页|收藏本站
  • 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改革动态 >

    剑三这个游戏你玩过吗师徒情缘过吗
    发布时间:2020/02/24 22:14:44 阅读次数:728



    不请自来!坐标唯满侠。————5.8更新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关于前情缘说起来我和我前情缘搭上话还是挺有意思的。当时一个人在映雪湖截图,我的花哥穿着一身黑色江湖套外观,背上背着抽奖抽出来的限时90天夜幕星河,愉快地在映雪湖跳水上轻功,视角一转,看见旁边一块浮冰上站着一个人。看了一眼,是个伞爹,一身校服,拿着漏雨伞,装分3w5,说大不大说小不小,但是在当时装分只有2w7,一身散件的我来说,已经算大了。我一直很好奇蓬莱的轻功,尤其是双人轻功,在我没接触到pve、pvp的时候我的快乐源泉就是玩轻功,我犹豫几秒,终于大着胆子密聊了一句:伞爹能带双飞看看嘛?自动回复,有事不在,一会儿回来。我松了一口气,又有点失望,点开幻境接着截图。密聊提示突然响了。蓬莱:两个成男双飞,有点东西。………emmm那飞嘛?我就想看看蓬莱双人轻功什么样子。摔死了别找我哦。放心,一定会找你的。下一秒,我听见水花的声音,视角瞬间拔高,浮在天上。不得不说,蓬莱双飞很有点东西,动作撩的不行。降落挺安全,没摔死,作为回报,我让他体验了一次万花的双人轻功。emmmmm这个特效是吧,我觉得我在释放尾气污染。一来二去聊了起来,聊着聊着他突然说,你这个吖……我盯着那个卖萌的“吖”,沉默几秒回道,十个花哥九个……十个花哥九个妖。秒懂。然后一起去刷了一趟烛龙,一来二去就渐渐熟悉起来,加了q,偶尔在yy聊天。他沉迷pvp,而我号太小,还是个中立号,技能也只会挂三毒爆玉石然后无脑快雪时晴,所以我们两个在一起一直都是看风景,跑地图。某天晚上睡前聊天,他突然求了情缘。剑三的情缘,认真和不认真是两个概念,我还是不太想网恋的,于是就当了个表面情缘。日常聊天,互道早晚安,十分规律。不久,他因为工作变动要a一段时间,走之前看着我把琴娘号练满级,拜了两个师父。后来他越来越忙,几乎没时间发消息,为了不打扰他,我也很少给他发消息了。对话越来越少,有时好几天都没说过一句话,终于有一天,提出了死情缘。情缘来的莫名,死的也莫名,然而我本身却没有多少感想,唯一的影响大概就是深刻意识到了情缘这种东西的不靠谱,并且贯彻亲传师父的话:作为琴娘,你要矜持,不能随随便便就给撩,要知道琴娘是最难撩的。然后我成了一个骚app的骚话精。这次情缘的后续,是过了几个星期之后,他突然上线了,说想再见一面。我当时有点茫然,情缘死都死了,有什么好见的……?想了想毕竟情缘一场,虽然莫名其妙但是起码要有始有终吧。我们约在了映雪湖,因为第一次见面也是在映雪湖,大概算是比较有意义的吧。他约我的时候,我在和亲友打55,策藏剑歌毒,奶鸽,奶毒。正好我们打累了休息一会儿,听说我去见前情缘,这四个人突然就兴奋了。他们去交易行扫了一堆烟花,我在苍云映雪湖传送点看见伞的时候,奶毒小姐姐刚好传送过来,一出现就在我脚下炸了个烟花。伞过了几秒发来密聊:你亲友?我略有点尴尬:嗯嗯,我们刚刚在打jjc……伞:哦哦这样。伞:看样子,没有我你也玩的很开心。伞:这样我就放心了。我一下子不知道回什么好。他突然双人轻功把我拉起来,带到映雪湖的湖边浮冰上,面对我站着。我们聊了一会儿,话语间总带着奇怪的尴尬氛围。几分钟后,我剑纯大师兄到了。先在我脚底下炸了个烟花,然后选中看了看伞,一边看一边说:我看看装分多少能不能打一顿……哦打扰了,打不过,告辞。然后我眼睁睁看着他在伞面前插了一把大旗。下一秒,伞接了大旗。“卧槽他还真接了!”剑纯大师兄在yy喊了起来,转身一个聂云跑出了战斗范围,自动判输。我看着这个场面哭笑不得,下一秒伞发来的密聊更让我觉得今天是来搞笑的。伞:这个剑纯是你新情缘吗?exm????先不说他是我师兄,光是我师兄这总是做一些剑纯行为的性格,就让人没有情缘的欲望啊!不过我大概也能猜到他怎么想的。剑纯师兄菜是菜了点,但是他外观不少,身上穿着青盒子,老白发。对比一下,一身校服的伞就……我:他是我师兄……你不用理他……又说了一会儿,差不多没什么要说的了,正准备说再见的时候,狗策到了。狗策是真的狗,沉迷jjc,说话行为间充满了直男气息,但是脾气好,开玩笑说骚话也是一套一套的。狗策正沉浸在刚刚的jjc氛围中,看见面前站着一个蓬莱,兴奋地一把大旗就是插到伞面前。伞又接了。毕竟他也是个沉迷jjc的人。于是后面演变成了狗策和伞的切磋战场,两人有输有赢……我反正懒得评价了。————原答案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今年新年刚入坑,之前在j3同人圈子里泡了很久了,因为高考和没有条件所以没玩,今年大学而且买了配置足够的电脑所以入了坑,整体感觉挺愉快的。———我就想bb一会儿这段时间的经历吧,感想挺多的——玩剑三之前刚退坑了楚留香,一肝二骗氪三没钱打不过大佬(哪怕手法再好),虽然剑三点卡收费但是感觉还是比较良心。玩的时候就想着应该找一个师父,刚开始建了一个花哥,满级时候在师徒界面随便找了一个师父,是个二少,拜师之后发现她(对,妖二少)也是个小白……小白教小白,画面真的太美了,我双人大轻功都能带她赶路了,她带我双飞能把她自己摔死……但是她真的很负责。刚学会了什么就一定要来告诉我,现学现教。她刚开始想拉我进浩气,没说几句就说了实话:其实吧……浩气没有恶人强……我们打不过恶人。我果断选择中立。因为她拉我进的帮会是中浩帮会。但是过了几天,她现实有事没法上线了,我变成了一个人,刚刚满级,没有阵营,没装备,只能一个人看看风景,于是,在某天晚上,我去了苍云映雪湖。并且莫名其妙捞到了一个伞爹情缘(现在是前情缘了)。说实话死情缘之后并没什么感觉,毕竟情缘那段时间基本没一起过,除了qq聊聊天,他沉迷jjc,我满地图看风景。后来,他因为三次元的事,暂a了。我又成了一个人。我开始玩琴娘小号。这个琴娘是情缘的时候建的,因为伞说成男号不顺眼……琴娘满级的时候,我和伞还没有死情缘,那时候我的琴娘已经有了两个师父,第一个师父是我随手拜的,因为当时任务让升级武学,然而之前给的修为我已经用掉了……于是想找个师父给传个功度过难关,就在师徒界面找了个看起来比较靠谱的师父,密过之后拜了师。这个师父也是个伞爹,不过是妖,我们俩折腾了一会儿之后发现,等级太低,不能传功,不能吃纳元丹,不能喝大师兄的茶……纠结半晌,我表示我去看看有没有支线,然后完美解决。第二个师父就比较搞笑了,我当时正在门主面前接任务,当时正逢门派打坐时间,正是萌新的我并不知道门派打坐是个什么东西,只看见身后突然一闪,光芒大放几乎闪瞎了我的眼睛(我当时还以为是什么时装挂件的特效),然后看见一个人浮在半空中,脚下踩着一个青色的球(梅花曲风特效,掌门传功特效不在自己身上,而是在脚下……应该都懂),我好奇又敬畏地后退两步,选中了这个琴爹,想了想又想看看他的装备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闪……手一滑,点中了交易。琴爹拒绝了交易并发来一个问号。我只能告诉他我点错了,然后问他身上是什么特效。一来二去,我想着我需要一个同门的师父来教我长歌手法啊,于是我问他还收徒吗,并发了个拜师申请。收我为徒两天之后,找了一个都有空的时间,他在收我为徒两天之后,找了一个都有空的时间,他在yy里和我讲了两个小时长歌的技能和奇穴,我终于对这个门派有了基本认识。然而他主号已经不是长歌了,那时候沉迷苍云,现在沉迷五毒,总之在一起玩的时间不多,总是在闲聊。然而他主号已经不是长歌了,那时候沉迷苍云,现在沉迷五毒,总之在一起玩的时间不多,总是在闲聊。情缘a了之后,蓬莱师父接手了我,和她亲友带着我一起去刷老本成就,奶花和田螺大哥,四人相声队刷25人英雄荻花烛龙。那段时间我玩的很开心,虽然菜,但是光是聊天就很开心了。蓬莱师父一般都是晚上上线,白天我仍然是一个人,他们问我有没有拜亲传,没有就去拜个亲传学手法。我又去了师徒界面,这是我看得最认真细致的一次,随缘不要,唠嗑不要,不合门派的pass……然后我看见了一个很靠谱的留言:找然后我看见了一个很靠谱的留言:收一个pvp徒弟,手法不好没关系,我会慢慢教。想了想,那就他了,又看了一下,同门派,琴爹,密聊问他收不收徒,等了两分钟之后,收到回复问什么门派。同门呀。沉默一会儿之后,同意了收徒。在成都看见他的时候,他穿着蓬莱盒子,白发,一身白,一点也不花里胡哨。你想玩莫问还是奶鸽?不知道……莫问吧?能认全技能吗?比如下圈?技能都认识,但是我不会……他让我试着打了一下,叹了口气,你还是先玩奶鸽吧,奶鸽玩到别人打不死你了再来练莫问。……好的。于是我光荣的成为了一只奶鸽。他拉我进了yy,yy里还有几个人,介绍之后知道了一个是我大师兄,一个是他亲友的徒弟,平时都在一起玩。我不得不说,虽然师父挺多,但是我几乎所有的手法都是亲传教的……整个教学过程就是,挨打使你变强,更别说奶本身就是在挨打。我和剑纯大师兄插旗,他在一边看着,告诉我什么时候用什么技能,怎么躲控,奇穴怎么点,在挨打的几天里,我终于改好了舒服键位,并且在两天之后,玩了一个多月的剑纯师兄就打不死我这个一身矿车套,上手不到一周的奶鸽了。矿车,跑商,jjc刷币攒装备,吃鸡……混战场,我慢慢学会了这些日常,慢慢学会了截图,攒图谱攒出了我的第一套校服白雪河,摸出了第一个奇遇归安志,学会了怎么奶大战,跳山山,做出了95小橙武,并且在努力升级中。后续明天再补吧,太晚了,先睡为敬。
    上一篇:你见过哪些厉害的商业思维_2_2 下一篇:哪位舰娘哪一句台词在某一瞬间曾触动了你的心灵